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我们无法从卵中逃脱而出】(03)【作者:蓝鲸
我们无法从卵中逃脱而出】(03)【作者:蓝鲸
 字数:83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露亚房间的天花板;花了一 点时间,想起两腿间的疼痛、还有那挥之不去的涨肿感,我才想起了,昨天刚被 男人奸了的事实。
 
  往旁边一看;那个男人,现在还在抱着露亚姐,在我的旁边呼呼大睡着呢。 露亚姐也是,在那男人的怀里被抱着,安详的睡的像是个孩子一样;我却只觉得 头脑沉重,整个身体瘫软在露亚姐的床上,被柔软的床铺包围着,不能也不想动 弹。
 
  被破处以后,睁开眼睛的第一个早上…啊啊,就是这种感觉吗?疼痛、疲劳, 难以释怀的涨肿感,好像身体不再是自己的东西了一样…但在身体里面深处、大 腿内侧的子宫尽头,却是有种一种诡异而,我不太想承认存在的满足感。两腿间 那狼狈的液体,和男人下半身、与露亚的小穴里溢出的那些白浊,是相同的东西 …作为女性转生在这世界,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二年,但被他人插入阴道还是第一 次…也许在今天早上,我才真正的成为了女人也说不定。
 
  唉;被男人开苞,对女孩而言,本来就是成为『女人』的一部分,不是吗… 
  …只是在『勇者』出现以前,这个世界没有别的男人存在,所以我才逃避着 而已。
 
  继续躺在露亚姐的床上,我举起手,毫无意义的伸往天空;转生后的我,手 臂白细而美,如果是前世的我的话光看这只裸露的手臂就能兴奋很久。不过,现 在的我,却成了别人的兴奋目标…
 
  沉重的乳房压在胸口上,再度提醒了我现在的身体,已经和过去很不同了的 事实;和胸前这对乳房一起出生、成长,现在十二岁了,我也算是习惯了胸前这 对残酷的重量。是这对胸部,让我在长出它们的时候,第一次体认到了自己已经 是『女人』的事实…而昨晚的性交,则是我第二次对性别转变,产生了如此强烈 的体验。如果阿凯亚人有月经的话,这样子的体验会来的更早吧…不过…这世界 的女性,阿凯亚人…她们,果然还是不一样呢…
 
  我把手缓缓放下,按在自己的胸部上…柔软、饱满的触感,从我的指尖、从 我的手掌心上传来,然后我又能从自己的胸部上,敏感的感觉到被抚摸着的事实。 虽然转生成了女人,我还是很喜欢乳房的;有这样的东西,长在自己身上、让自 己可以什么时候想揉就怎么揉,其实也还不错…只是需要激烈运动的时候,动起 来实在是很痛苦而已…嘛,不过我在这个世界,是个贵族家的大小姐,很多体力 活动都能命令别人代劳就是。
 
  我的胸部…揉、揉、揉,我真的揉起来了呢;如果那位『勇者』在这时候醒 来的话,他会怎么想?自己昨晚刚开了苞的幼女,自己一醒来,第一个见到的是 她在边不知道想着什么,边揉自己的胸部?…恐怕会,很兴奋的再度袭击而来吧; 认为是,自己开发了处女的性欲,什么来着的。事实上,这种袭击、调教无知的 女孩,然后开发她们欲望的行为,我在阿凯亚,早就已经作了很多次了…那男人 的心境,也不是不能理解吧;只是现在、换成我被人干。
 
  揉、揉、揉…因为想要抚慰自己的心灵,所以我才不断的揉着吗?确实,很 舒服…我的手,很靠近自己的心脏,但掌中感觉到的却是天国般的乳房触感,而 我也能感到被戳揉时、那属於女体的微微兴奋。作爱…自慰…啊、啊;我现在, 其实是因为自己爱着的女人被抢走,所以在自慰着吧…在自己喜爱的女人旁边、 在抢了自己女人的男人旁边…
 
  …闭上眼睛,我开始回忆起露亚的事。露亚、露亚,我在这世上,最爱着的 女孩;从出生开始就在一起,爱护着我的亲生姐姐。我记得她的一切;从她又小 时候那天真无邪、却对我这妹妹充满爱护的模样,到她成长成为少女,第一次被 我诱骗袭击时的模样。露亚,这世界里面我的亲生姐姐…是我最爱的人,也是我 最爱的对象;但是她,现在…
 
  …只要我张开眼睛,就会再度看见,她躺在我旁边,刚被别的男人奸完的模 样。
 
  我不想看见她。可是我只要闭上眼睛,就还是会想起她;而且想起的,也是 她的淫样。
 
  不管张开眼睛,还是闭上眼睛,世界都一样的淫荡,是吗…
 
  我的手,停不下来;在自己姐姐身旁、在刚强奸了自己的男人床边,我揉着 自己乳房的手却无法停下。压着、揉着;我的乳房、乳头、乳腺,正在和我叙述 天堂…但和乳房只有数公分距离的胸膛,却空洞的像是地狱。我的胸膛饱满而淫 乐,我的心胸却空洞而失望…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天上突然掉下了个『勇 者』,把我和露亚姐都给奸了、收进自己后宫…
 
  啊、啊…
 
  …双腿间,开始产生了、无可避免的荡漾。
 
  我自己体内冒出的淫液,和男人昨晚流下的白浊,在我的阴道里面、再度混 在了一起,而形成了一种、只有刚接受过男人的女孩,才能在体内保有的黏稠。 
  这具身体是淫荡的,而我早知道这件事实;我玩弄周围的女孩很久了,而我 也知道我这具身体、在无数的蕾丝边行为中,也不断的和被我玩弄的那些人一起, 无止尽的变的淫荡。本来这整个世界都是我的蕾丝后宫,所以我淫荡也无所谓… 但是现在…都不一样了…
 
  那个,男人他…
 
  …突然,我感到另外一只手,抚摸在我的阴户上。
 
  那只手大而粗,并不属於露亚;床上只有另外一个人,而他就正摸着我。 
  果然醒来了吗,这世界唯一的男人?
 
  我睁开眼睛,毫不讶异的看见『勇者』的脸;那是个普通的男人,不能说丑 也不能说特别好看,年龄看起来没有特别老、但也没特别年轻,似乎是什么地方 都能见到的普通人。然而,这个普通人,现在正,双膝跪在我身旁的床铺,两腿 张开着、用他那根这世界独一无二的阳具正对着我,还用手摸着我的小穴… 
  …我的小穴,还很湿;因为我刚才,在摸自己。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并不是很难猜。
 
  硬挺着的肉棒,顺着我那已经潮湿的小穴,直接往我的里面插入。
 
  痛…虽然一开始是这样想,不过身体习惯的很快;巨大的肉棒插入以后,最 开始是痛楚与撕裂感,但很快就被我从口中发出的叫声取代。这样的叫声,真的 是我口中发出的吗…?啊、呀的,听起来根本不像是自己的声音,而是…毫无节 操的,淫荡女人…
 
  …啊,我在想什么呢。现在的我,不正就是这样的人吗?
 
  是甚么时候把脚跨到男人背上的,我已经记不得了;用两腿缠住男人的身体, 仅仅的用着身体夹住对方,好让男人能更加舒服的往我的体内抽送。愉快…每一 次的、男人每次的冲刺,都会伴随着那股满载色欲的笑容,和我体内那股无以言 喻的麻痺. 啊、呀,嗯…我知道…我,应该要知道的才对…但是,在肉棒的冲刺 之下,脑内的思考,渐渐淡薄起来…
 
  小穴里面正吞着肉棒,而我的那对乳房也不容忽视的发出声响;趴搭、趴搭 的,每次男人冲刺进来的时候,我的胸部就会被压挤一次。在这个世界十二年来, 何曾有别人这样的玩弄过我的乳球?虽然我也有尝试过要教露亚或其他女人,来 用她们的嫩手服侍我的巨乳,但是她们对乳房的欲望,怎么可能比得上眼前这位 男人?在这世界、独一无二,最为渴求也最为能够,玩弄女孩身体的存在,现在 就被我,给用双脚缠在怀中…
 
  …啊、哈,呀。我在,作什么呢?这个男人,不是应该是,抢走我最爱的女 人的仇敌,才是正确的吗…?可是、现实却是,我正在紧紧的抱着他,用我那对 精心锻炼过的美腿缠着他,不让这个男人离开…肉棒、肉棒,彷彿像是烧热着的 毒药一样,紧紧刺往着我的生命泉源,在我体内的子宫前肆虐。我记得他…我的 身体,还记得这男人昨晚,从我身后突然夺走我的处女那时的激情…而在男人插 入我以前,就被我自己摸出淫液的身体,一点也不想反抗肉棒…
 
  「啊、啊…哈啊…啊呀-!」
 
  -这真的是,我自己发出的声音吗?
 
  身体的深处、子宫内,不断地在兴奋中抽动-同时,男人也很愉快的,在我 的身体里,不断释放出那些带有生命的腥臭;作为女性出生以后,不管我多么的 淫荡、多么的和这世界上其他的女性寻求温暖,都没有别人能办到这样的事…能 对我射精的人,这世上只有一人…
 
  如果我现在面前有镜子的话,不知我会见到一张多么淫荡的脸?…射完精的 男人,趴倒在我的双峰上,一整个显得满足。我能闻到他的味道…和在我子宫里 游荡的那些液体一样,属於雄性的征服异味;被这样再度的在体内征服了的我, 真的就成了他的女人了吗?
 
  -不对。
 
  我把目光从男人脸上转移开来,看往躺在我身旁的露亚。
 
  露亚没有看着我,而却是兴趣满满的、看着男人的脸孔。
 
  -呵、呵呵。
 
  虽然我体内还插着男人的肉棒、肚子里还有他的精液,但心中这股妒意,不 会消失。
 
  我的子宫或许已经服从了男人,但我的心还是爱着我的女人。
 
  露亚是我的。
 
  我把脸孔、把目光,再度转回男人身上。
 
  他真的让我很爽-但是那又怎么样?肚子里传来的安稳酥麻感,比不上胸中 传来着的这股空虚与骚动,就连还在兴奋着的乳房也无法填满、子宫内溢出的液 体也无法满足。
 
  我啊,爱着露亚;从我这世界出生以来,第一眼就看见的、天使般的姐姐, 我最爱的女孩。仅仅只是用肉棒插我、让我高潮,和夺走我处女这种程度-无法 停止我对露亚的爱,也没有办法停止我对这男人的恨!
 
             确实、很爽-但是-
 
  …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话!
 
  露亚,居然在看着那个男人,而不是看着我…!
 
  我张开嘴唇,狠狠地咬了男人的肩头;男人闷哼了一下,没有什么反应,大 概只觉得我在这样做完爱以后,反咬来一下很可爱。没办法…我没有什么力气, 只是个刚被强奸完的十二岁贵族女孩,身体还在高潮着…!但是,总有一天,我 一定要…
 
  -露亚那闪亮亮着的目光,依然没有转向我;而还是、对着男人,轻轻的、 期待的笑着。摇晃着身体、扭动着细腰往我的方向靠近,但目标却不是我…而是 压在我身上的,那个刚刚才让我很爽过的,这世界唯一的大强奸犯。
 
  然后,露亚她…轻轻的,亲上男人的脸颊。
 
  我最爱的姐姐…刚才,居然在我面前,亲了强奸我的人的脸…
 
  …我那双抱着男人的细手、指甲的尖端,刺的更深了。
 
  如果露亚姐真的那么喜欢做爱,其实我和她一起给男人干也没甚么不可以… 
  但是我无法忍受…我转头看往露亚;我无法忍受,她看着别人,而非自己… 
  这股心中的虚无,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就算是插在子宫里的肉棒,也不 行。
 
  所以,男人。
 
  虽然你真的让我很舒服,可是我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要杀了你。
 
  …在那之后的几天,我都和露亚、与那个男人在一起。那个男人,大概是因 为把我和露亚都干过了,现在正很满意的把我家当成他家,大大方方的就住了下 来,还随意使唤着女仆,把自己当成是主人一样。我则是和露亚一起,在男人旁 边服侍着他、迎合对方的说话,并且想着要怎么趁机杀他;把这个家和露亚姐, 都抢回自己手上。
 
  我从王都里面运回来的物资,里面有许多可以用的东西;不只是刀、剑、兵 器,还有各种药品。王都当然不会没事给我毒药,但若利用各种配伍禁忌和过高 的剂量,调配出给人吃了后健康会变得不太好的东西,并不是很困难。经过这几 天的相处,男人对我明显没什么戒心;他只觉得我是个干起来很舒服的妹系百合 幼女,其他就没有多想。如果我想趁他睡觉的时候,拿根绳子把他绞死,可能不 会太难…前提是,我对男人的一些估计,没有错的太离谱的话。
 
  第一个大问题-他到底,从什么地方来的?
 
  男人自称是『勇者』;和这样子的自称的第一问题,就是他居然会阿凯亚的 语言。我在这世界出生以后从小学习,也花了五、六年才慢慢学会;而这『勇者』 从天上掉下来,顶多不到一个星期,阿凯亚的语言倒是讲的很溜,还能和我与露 亚两姊妹讲黄色笑话,然后看我装出、而露亚显露出,货真价实的不懂的困惑模 样。这样的语言能力,从哪里来的?
 
  第二个问题,是男人真的有打倒怪物;在我家的院子里,现在正躺着好几个 巨大的残骸,每一只都比我家还高两、三倍。虽然没有办法测量,不过我大概估 计,那只怪物残骸的身高,换成我原世界的地球的衡量单位的话,大概会有二、 三十公尺左右的程度。这个-我记忆中的地球人,好像、对二、三十公尺高的怪 物,不太有方法,可以应对吧?
 
  嘿。如果有人能空手打倒二、三十尺高的怪物,那我用现在这纤细的手腕, 就算趁他半夜睡着了以后才动手,能不能成功掐死他,也很有疑问。抱着这样的 疑惑,我问着『勇者』大人…到底是用怎样的方法,才把大怪物打倒的?那位 『勇者』笑了笑,然后说-
 
  -当然是用『勇者』专属的宝剑,把怪物的身体劈开的啊。
 
  …然后那男人边这样说,边又把肉棒插了进来一次。唔!早就知道会要我和 露亚玩什么,双姊妹全空裸围裙、绝对是不安好心眼…边被男人压在厨房桌上插 入,我边紧咬着牙,听男人十分得意的说什么『既然你这么好奇,那我现在就好 好教你,勇者的宝剑到底是什么感觉~』之类的蠢话。嗯、啊,可恶…我是想听 你吹嘘英雄谭,不是想给你干啊!
 
  …这种时候我就会怨叹,这具身体的反应、实在很没有说服力。裸着身体被 男人突然插了进来以后,一下子就冒出了迎合用的淫水,让男人的肉棒插的非常 顺利,最后还在露亚姐姐、以及许多女仆的面前,公开的在自家厨房,被『勇者』 大人干到高潮。如果我现在突然宣布,我其实很讨厌勇者然后很想要他的脑袋、 请女仆们以及露亚姐姊帮忙的话…嘛,肯定只会有人,觉得我在开玩笑吧?…我 的勇者暗杀大作战,还是只能靠我自己。
 
  第三个问题。这个勇者是货真价实的可以打倒怪物,这件事已经从我家庭院 里的怪物屍体证明了;那假设这个勇者的生理组织没有和我知道的生物相差太多, 然后我真的能半夜把他给掐死、还是下什么毒药害死他的话-我家领地冒出的这 些怪物,之后该怎么办?
 
  『阿凯亚』虽然说是剑与魔法的世界,但这世界的魔法程度很糟;具体的来 讲,这世界的魔法,连丢个火球还是雷电什么的咒语,都不存在。我也会魔法, 但是能用的只有『治癒』、『力量加强』、『速度加强』这种程度的而已,然后 已经是这世界里,比较擅长魔法的。强化的效果也很有限;最好的战士加魔法加 护、还比不上一只马强壮。也就是说,这世界的魔法大概只有这种鳖脚的程度, 顶多只能让这个只有女人的世界、也能完成一些比较粗壮的工作而已;想拿来打 死二、三十公尺的大怪物,完全是天方夜谭。如果我真的就把『勇者』弄死了的 话,那就算隐瞒的很好、没人怀疑我,我也得坐在家里,死命的烦恼、接下来该 怎么办。
 
  勇者到底是怎么把怪物打死的,现在变成了我心中最大的问题-我转头回去, 看往转身去开始干露亚的『勇者』,心中很怀疑那把『宝剑』对怪物会有多少效 果。他如果真的拿了那把『宝剑』去…干了…怪物…的话,那我大概会开始为他 的性癖异常而作噁,并且希望他多花点时间发泄在怪物身上,而不是干我与露亚 姐;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勇者的审美观好像还是和我很相似-所以他也 很大方的、玩着那些我用贵族家里的大小姐身分,亲自筛选出来的女仆,还在那 边猛讚说大家都很可爱、美丽,骚嫩又让人想干。
 
  废话!都是我辛辛苦苦、从各地蒐集来的啊!死勇者,还我后宫来!
 
  …虽然其实,我的后宫都没有离开…只是我从主人,变成了成员而已…呜、 呜呜。
 
  勇者打倒怪物的方法,后来我又等了几天,在有斥侯跑来说前线出现怪物的 那时候,才用自己眼睛、亲眼看到的。
 
  那天和我赶着马车,忙着回家时候一样,下着大雨;穿着军服的斥侯女骑手, 骑着快马,从偏远的村庄跑着过来,和领主的我家报告怪物的行径。那时候的我, 看了一下那个女骑手的装备-背着比她还高的长弓、明显有经过长期训练的肌肉, 看来是个擅长狩猎的老兵,而不会造假资讯。听了她的说话以后,我就决定把握 机会、然后转身对勇者恳求,请他出发。
 
  长弓-这是这个世界里面,目前最广泛、最有杀伤力的兵器。这个世界没有 火药,至少我没从矿产里面看见任何相似的东西,所以要用转生知识发明大炮战 车什么的、大概是没有什么希望的吧?我有试着要设计弩,不过效果不是很好; 如果给我多点时间、再几年的实验,可能会有些成果-不过现在大怪物已经跑到 我领地里了,时间实在不是很多。
 
  那些东西,拥有着二、三十米的身高,还有刀枪不入的甲壳,外表像是昆虫、 或可以说是蟑螂一样,非常的让人作噁;出现的理由、原因都不明,而且它们有 昆虫般的透明翅膀,可以在空中飞翔,行动范围也很广,让人实在无所适从… 
  这些怪物的行动规则,基本上是,一个劲的就往有机物体袭去,然后开始大 口嚼吃。领地周围、特别是那些比较偏远的村庄,农田受到了很大的破坏,畜牧 也会成为怪物的食物,甚至还会捕食没来得及逃远的人。如果不是这位勇者突然 的出现,那目前唯一的手段,就只有组织大量的长弓手、在魔法加强后慢慢射击 - 而这样的作战也不是很有效,顶多只能让身上插了许多箭矢的怪物,更加的愤怒 而已。除非有人射中了怪物的眼、口器内部,或破坏怪物的透明翅膀,不然箭矢 这种东西,也只是一种聊胜於无的手段而已。除了勇者打败的那些残骸以外,目 前有杀死的,只有一些好像是还没长成、尺寸也小很多,看来像是幼虫的东西。 
  所以我,就像一个乖巧的贵族家庭女孩一样-亲暱的、恳求着勇者大人帮忙。 
  听了我的恳求后,勇者哈哈大笑、捏了我的胸部,然后拿起我家女仆缝给他 的一件披风,就转身出门了;充满着好奇心的我,当然也是赶快披上了雨具,然 后追了出去。我家一些比较和我亲暱、或是和勇者比较亲暱的女仆,也都跟着在 我们后面,追了出来。当然,露亚也混在这些追着出来的女孩里面。
 
  勇者边哼着歌,边往附近的森林走去;我追在他后面,心里想着这勇者不知 道会怎么赶去村庄。那个说有怪物出现的村庄,骑马大概半天左右的距离吧;这 勇者如果是现代的地球人,那会不会骑马很值得疑惑。不过他好像也没有想和我 们要求马匹,就先看着办。
 
  说起来,勇者哼的歌…可惜的是,我听不出那是什么语言;不是我生前懂得 的语言,更也不是一些我曾经接触过的、以前在地球各地比较通行的一些语系。 看他那悠然自得的样子,很明显是这位『勇者』以前就唱习惯了的歌曲。这个人, 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出现的?他的名字,唉,很难念,然后也不是我以前听过的语 系…虽然我当然不懂地球上所有人的语言,但是这些问题林林总总的加起来,真 的让我越来越迷惑了。
 
  我们在森林里走了一段时间;勇者就边走着而让我们跟着,理所当然的不介 意我们追着他上来。结果走啊走着,在森林深处的最里面,我们发现了一座、盖 满枯叶的小山…
 
  …这季节完全不对啊?
 
  不、不对。那个东西、并不是什么,盖满枯叶的小山。
 
  恐怕在这座森林里面、能认出那是『什么』的,只有我与勇者、我们两人吧。 
  在看见那东西的轮廓的时候,我、讶异着;但同时也确定了、就算这个勇者, 真的是地球穿越过来的话,那也肯定是个不同的地球。他说的语言和我不同、他 报上的名字我无法阅读、他哼着的歌曲我无法複诵;更重要的是、他使用的兵器, 我从未在现实见过。
 
  那是一台机器人。
 
  勇者在枯叶的小山里翻找了一下,然后打开了一个金属盖子,就跳了进去; 我一咬牙,也跟着在后面、绷着跳着的,一翻身跳了进去,刚好降落在勇者的大 腿上。
 
  抬起头;竭尽我转生成女孩以来十二年的功力,对勇者大人露出无辜的亮晶 晶眼-对於突然跳进来的我,勇者虽然有点意外,但看来没有戒心;他哼哼的笑 着,说我太冲动,但刚好他也需要一个向导-然后就把我抱起来,扯下我的内裤, 然后用他的胸膛靠着我的背,就让我坐在他的大腿间。我本来以为他又要搞我了, 结果这人好像只是想这样抱着我,而没有更进一步;他让我坐好以后,就很自在 的开始按起了周围的一些按钮,然后机器就启动了。
 
  巨大的机器人,在勇者的操纵之下,慢慢甩掉了盖在自己身上的枯叶,然后 站了起来;这机器对外观测的方式很简单,是从夹着粗壮铁网的玻璃窗,直接用 肉眼往外看。机器人在站了起来以后,下面的女仆、还有露亚,对我们充满期待 的挥着手,满满带着希望的表情。
 
  勇者踩了一些什么东西-我觉得大概是油门还是刹车一样的设备-然后推着 周围的操纵桿,让机器站了起来。我估计着机器的身高,似乎比那些大虫的残骸 都还更加高大一些,而这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勇者』能得赢怪物。他接着, 轻眺的、又很有自信的问我,那个骑着马过来的斥侯,她所说的那个村庄,位置 到底在那边。
 
  -原来『勇者』能打败怪物,并不是因为什么强大的身体能力,而是因为有 这种兵器?
 
  真好。
 
  边让裸露着的屁股、被勇者用硬硬的下体戳着,我边想着-
 
  -这样一来,只要我有办法搞懂这台机器是怎么操纵的,我就能安心杀掉勇 者了吧?
 
  因此,我当然不反对『勇者』对征讨怪物的热情;和他说了方位以后,就看 见勇者,很有自信的扭着操纵桿,然后让机器人、往我指导的方向,开着大步走 过去了。
 
  …哼,哼哼。
 
  尽量在我面前,展现出机器人的操纵法吧,勇者!现在我正裸着屁股给你戳, 可是眼睛却是死死盯紧在你的操纵方法上;这点色相,还有我肚子里那些这几天 以来被你射满的精液,就都算是付给你的教学费好了…只要等我搞懂机器人的操 纵法,那时候就…就、就是你的死期!这个天杀的…该死的…抢我后宫的,天上 掉下来的臭男人!
 
  …我边咬着牙,边忍受着『勇者』的性骚扰…而在机器人上,缓缓往那座村 庄进发。
 
  不管在什么空间、什么时代…工具,就是要给懂得利用的人,来好好使用的, 对吧?
 
  …就算那个工具…是『勇者』,或是『勇者』的巨大机器人,也都一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