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在家偷漢
在家偷漢

在家偷漢

老婆今年26歲,和她認識到現在已經有整整六年了。六年來,老婆一直都是規規矩矩,可以自豪地說,老婆是一個處女身給我的,就這樣我們一直過了五年。

  至於是什麼原因使我老婆從規矩變成了不規矩的?那還要從去年我家裝了寬帶說起。原本裝寬帶是想在工作上方便一點,但是,晚上下班回家後,我們更多的時間就放在了聊天和上色情網站了。

  首先是聊天,我老婆和人家聊天開始受到我的影響,和一些男人聊到了性和色情的話題,到後來,便用視頻看別人的小陽物,還有一些色情的小說和圖片,接下來還有BT色情的小電影。這一切都使老婆陶醉其中,每天晚上一回家就直奔電腦,遨遊在網上。

  上床之後,我們便是招招新花樣,好像什麼都要試一試,口交、肛交這些已經不是新鮮玩意了,因為我們一開始做愛的時候,我就開始引導老婆這麼做,六年來,我們都可以在性愛中的到高潮。但現在的我已經不滿足只有一個女人來伺候我,或者說想找其它的一些可以刺激感官的事情,例如換妻等等,老婆也開始想嘗試與其他男人做愛是什麼感覺,在想法上,我們不謀而合。

  老婆雖然是個生過小孩的少婦,但身材仍保持得很好,前凸後翹,一副娃娃臉,就像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姑娘,皮膚更是滑嫩得很。老婆是在外資保險公司上班,帥哥自然也是很多,其中有一個經常到我們家串門,時不時送我老婆回家、送小禮物等,對我老婆是大送慇勤,可我知道,老婆是忠於我的,所以也就沒有太在意。

  就在去年夏天的一天中午,老婆在吃飯的時候追問我下午要去哪裡?因為我也是做業務的,所以天天都在外面,我告訴他去銀行找行長,可能會很晚下班,或者是一起吃飯。我問老婆什麼事情,老婆便回了一句「沒什麼」。

  下午,我按原計划去了銀行,碰巧銀行在開會,所以下午的計劃沒能達成,我也是難得偷懶一下,就溜回家想睡個懶覺。可是當我用鑰匙打開門時,發現門根本就沒有反鎖,我下意識地想到會不會有小偷或者是早上出門忘記鎖門了?就輕輕的打開門進去。

  但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從家裡傳來了男人的呻吟聲,而且很是強烈,這使我更加疑惑,便順著聲音輕輕的來到了房間門口。透過衛生間門上的玻璃,我清晰地看到老婆穿著一套我從來沒有見過的透明內衣和外套,正跪在兩個男人的跟前,不停地輪流含著他們的陽具,還不時地伸出舌頭來舔。

  我的火不打一處出,正想到廚房拿刀過來的時候,我下面的東西卻神奇地漲大起來,腳下好像被強力膠粘住了一樣,不禁把自己的陽物也拿出來,不停地套弄著以配合房間裡的動作。

  兩個男人我都不認識,可以斷定不是老婆的同事,一個看起來很壯碩,一個看起來相對瘦小一點,但在老婆口裡的陽具都顯得堅挺無比。老婆仍然在努力地含著,壯漢一把抓住我老婆的頭髮,將我老婆的頭轉向他這邊,使勁地按著我老婆的頭,把整條陽具都塞到我老婆口裡。

  相對瘦小的男人則蹲下來在後面玩弄著我老婆的陰部,還不時地用手去搧打我老婆那白嫩的屁股,每搧一下,老婆總會發出淫蕩的叫聲,好像是在舒服地乞求著。接著,「劈劈啪啪」打屁股的聲音越來越頻密了,而老婆更加賣力地舔著前面那壯漢的陽具,大量的口水順著老婆身上流到地上。

就在這時,老婆被那兩個人抬起來扔到了床上,身材瘦小的男人很快地坐到床頭,而老婆也翻轉身跪趴在他的面前,開始吻和舔著那人的奶頭,高翹的屁股完全展示在壯漢的面前。那壯漢從褲子上抽出了皮帶,有節奏地抽打著老婆的屁股,老婆一邊呻吟著,一邊仍然賣力地舔著。

  不一會,坐在床頭的男人示意我老婆舔他的陽具,老婆非常順從地舔著,而後面的壯漢也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粗暴地插進了老婆的肉穴和屁眼,並以很快的速度抽動著,老婆哪裡受得了這樣的刺激,整個人都軟趴下來了。

  那壯漢上了床,從後面把我老婆整個人抱起,把她弄成雙腿開開的小孩撒尿姿勢,小穴張開露出了陰道口,然後在瘦小男人的陽具上準確地放了下來,就這樣,老婆變成騎在那人上面,把他的陽具套入了自己的陰道內。

  瘦小男人隨即向上挺動陰莖,猛力地抽插著我老婆的小穴,連我在外面都可以聽得到肉和肉互相碰撞的聲音。老婆淫蕩地叫著,淫水順著那人的陽具一直流到他的陰囊,整個人都軟得俯伏在那男人身上。

  壯漢這時也抓住時機,用力按住老婆的屁股,提起陽具用龜頭沾一沾她流出來的淫水,就捅進了老婆的屁眼裡,突如其來的襲擊令老婆痛得大叫了一聲,但是在快感面前,疼痛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一幅只有在A片裡才能看見的畫面出現在我眼前:老婆的陰道和屁眼裡都有一根粗壯的雞巴在瘋狂進出,時而交錯插入、時而共同進退,把老婆操得死去活來。在一陣前後夾擊下,老婆很快就洩了,但依然拚命翹著屁股去迎合兩根大陽具的進入,淫叫聲仍然不斷,我在外面也看到那壯漢已經幹得是大汗淋漓。

  大約又過了五分鐘,那壯漢終於嚎叫著在我老婆的屁眼裡射了,瘦小的男人堅持了不一會也在陰道里射出精液。老婆無力地趴著,但是兩個男人仍不肯讓老婆歇下來,讓她將陽具上的殘留精液舔乾淨方肯罷休。

  而我在外面看著老婆被兩個男人幹到高潮,也早已洩之千里,但我現在想的是怎麼去打破這樣的一個局面。這時已經是下午4點多了,恢復理智的我衝進房間,大聲說道:「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啊?」老婆好像被嚇到一樣,身上一顫,眼睛呆呆的看著我。

  那兩個男人各自下床,以很快的速度穿上衣服,那壯漢用手搭著我的肩膀叫了聲:「兄弟,別生氣嘛!」我推開他的手,他繼續說:「我們的老婆你也隨時可以上的,只是看兄弟你會不會嫌棄而已。」

  這個時候,在床上坐著的老婆說:「老公,您別生氣,他們是換妻俱樂部的會員。現在我們也可以參加聚會,每年交一點會費,每兩個星期一次,可以參加他們的活動。他們帶來的老婆,你都可以玩的,更何況這只是性交,絕對不會牽涉到感情上的,大家都是出來尋求多一點刺激而已。」

  我呆呆的坐在床邊,看著那兩個男人穿好衣服走了。而老婆卻拉著我,在背後摟著我的腰說:「不要生氣了,我以後幹什麼都會事先和你說的,而且你也可以找別的女人,我同意,我們一起伺候您。」

  看著老婆淫蕩的樣子,我也忍不住掏出了陽物,老婆這個時候也很識相地舔了起來。我將手伸進她裝滿別的男人精液的潤滑陰道里,不斷地插著、挖著……就這樣,我們完成了一次非常刺激的性交。此後,老婆每天晚上上床後,都很主動地要做愛,而且每次的需求都很強烈,做得也很激烈。

  老婆告訴我,以後每個星期六晚上都是換妻歡樂夜,地點就在那個壯漢的家裡,而他家是別墅,可以在大廳玩,也可以進房間玩。那裡的男女全都很開放,讓我儘管放心地玩。

  這麼一說,說得我心癢癢的,什麼倫理道德的東西全部都不知道拋到哪裡去了,巴不得星期六快點到,一來可以嘗試其他女人,也可以再一次見到老婆被人幹的淫蕩樣子。


  【完】